首頁

文化改革

文化產業

非遺文化

文化金融

文化科技

文化園區

文化旅游

陜西文化產業網

文化改革頻道>>改革動態

定檔“7·20”——?影院復業“久別盼重逢”

時間: 2020-07-17 11:14:22     來源: 中國文化報    編輯: 王雪玲(實習)

經歷新冠肺炎疫情,電影院到底何時開業?影迷們一直牽腸掛肚。

7月16日,國家電影局印發《關于在疫情防控常態化條件下有序推進電影院恢復開放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規定低風險地區在電影院各項防控措施有效落實到位的前提下,可于7月20日有序恢復開放營業,中高風險地區暫不開放營業。

《通知》要求,各地區、各單位要按照《中國電影發行放映協會電影放映場所恢復開放疫情防控指南》,抓緊抓實抓細各項防控工作,穩妥有序推進電影院恢復開放。這一指南作為《通知》附件一并印發,要求影院調整售票方式,實名制預約、無接觸售票,每場上座率不超過30%;合理安排觀影場次,日排片減至正常時期的一半,每場不超過2小時等。

盡管全國影院全面復業尚需時日,但新政策的出臺讓影迷興奮起來。那么,誰將成為第一部定檔上映的影片?因為疫情,過去的半年是多年來蓬勃發展的中國電影遭遇的艱難時光,影院也經歷著前所未有的經營困境。但一個嚴酷的事實是,與服務于某一地區觀眾的劇場、多是處于開放空間的景區相比,復業對于影院來說更加艱難。別的不說,有哪些影片可供放映,就是一個大問題。

在柏林國際電影節、東京國際電影節、香港國際電影節上斬獲重要獎項的影片《第一次的離別》日前曾宣布,將于影院復業首日全國公映。隨著《通知》的印發,該片宣布兌現承諾,正式定檔7月20日“主動跑第一棒”。

該片出品方之一大象伙伴影業創始人吳飛躍說:“沒有人能想到,我們與大銀幕上光影的離別、與電影院的離別,竟然會如此之久。‘久別盼重逢’是當下電影人和影迷共同的心情。我們和所有出品方伙伴充分溝通之后,決定奉上歷經3年精心打磨的這部心血之作,表達對電影院的想念與支持,也為觀眾帶來一場純真美好的光影治愈之旅。期盼盡快與觀眾在影院重逢。”

《第一次的離別》是全球A類電影節的寵兒,它由多個獎項加持,是一部非常有治愈感的影片,被稱為“中國版《小鞋子》”。影片以新疆男孩艾薩的生活為線索,講述了他和青梅竹馬的好朋友凱麗之間動人的童年故事,以及他對母親的愛。

對于觀眾來說,暌違影院數月之后,在大銀幕上欣賞這樣一部充滿溫情的影片,再合適不過。大象伙伴影業特地發起了“久別盼重逢”邀約觀影行動,倡議久別影院的觀眾向此前最后一次陪伴觀影的人,或向影院復業后最想同行觀影的人發出邀請,一起欣賞《第一次的離別》,用一種儀式感為漫長的“離別”畫上句號。

然而,對于片方而言,此前在全國各地影院復業情況尚未完全確定的前提下,宣布定檔7月20日,需要很大的勇氣與魄力。“這個決定,我們確實有過猶豫,如果到時候走進影院的觀眾不夠多,就意味著巨大的票房風險;可如果沒有足夠多、有吸引力的優質新片上映,觀眾的觀影熱情又很難被迅速調動起來,要重建觀眾對影院的信心,就需要更長的時間。這樣的局面總需要破局人。”

未知和不確定性無法消除,好在好消息接踵而來。有不少影院管理人員在“大象”的微信公眾號評論區留言:“保證旗下影院必須排滿!”“100%排片!”多個影城公眾號轉載了《第一次的離別》定檔文章,好幾家院線和大型影院管理公司不僅在官方渠道上轉發消息,還主動找“大象”商談合作的具體想法,圍繞“久別盼重逢”的主題,聊各種復業的計劃和策劃。“大家都很振奮。”吳飛躍說,“已經有影院經理在和我們討論怎么布置影院了。屆時,會有承載影院半年期盼的歡迎語、貼滿影迷思念之情的留言墻、互訴衷腸的映后交流……”

疫情一方面讓電影人憋足了勁兒,迎接影院復業;另一方面,也敦促電影人反思,對收入多元化、經營差異化有了更大的自覺性。疫情期間,《囧媽》《肥龍過江》《大贏家》《源·彩虹》等影片改為線上發行,或者由相關企業兜底發行,觀眾免費觀看,或者在視頻網站、“移動電影院”App等平臺付費點播,探索不同的宣發模式。

吳飛躍介紹,疫情期間,大象伙伴影業加速了在互聯網端的創作和發行探索。“等到疫情結束,‘大象點映’將著手聯合全國范圍內一直在緊密合作的影院管理公司、影院,共建一個差異化經營的放映體系。”(記者 羅 群)

打 印】【頂 部】【關 閉
星城汇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