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化改革

文化產業

非遺文化

文化金融

文化科技

文化園區

文化旅游

陜西文化產業網

非遺縱覽

笙管鼓鈸里的千年遺韻

時間: 2020-07-20 09:57:59     來源: 陜西日報    編輯: 王雪玲(實習)

參加鼓樂社排練的既有八十多歲須發皆白的老者,又有二十多歲朝氣蓬勃的青年。本報記者 馬黎攝

七月十日,西安都城隍廟鼓樂社排練現場。本報記者 馬黎攝

伴隨著一聲清脆的坐堂鼓聲響起,大鐃、馬鑼等齊鳴,繼而是笛子、笙、管、鈸之音,各種聲響交融混合,形成激昂、恢宏的古樂之聲。

7月10日9時,西安都城隍廟鼓樂社的又一次排練開始了。

參加排練的既有80多歲須發皆白的老者,又有20多歲朝氣蓬勃的青年,每個人都認真專注地投入演奏之中。

這樂曲,在街巷間流淌,吸引了不少市民和游客循聲而來,駐足欣賞。

從“票友”到“專家”

“定期排練,我們已經堅持了20多年。要演奏好鼓樂,必須經常練習。這一方面是因為熟能生巧,另一方面是由西安鼓樂的特點決定的。”西安都城隍廟鼓樂社社長張昭說,和五線譜不同,西安鼓樂采用的是工尺譜,只有音高音低,不能表現時值,演奏者拿到曲譜后不能直接認出來,必須要由老藝人進行口傳面授。

“五線譜是‘腿’,直接可以走路。工尺譜是‘拐棍’,只能幫人走路。”張昭介紹,工尺譜增加了學習西安鼓樂的難度,對演奏者來說,需要花費數年時間背誦曲譜,做到“心中有譜”,這也為演奏者提供了自由發揮的空間。技藝高超的演奏者,可以通過時值上細微的變化,表達自己對音樂的理解。

目前,西安都城隍廟鼓樂社有30多名成員。常務副社長張西鳴今年70歲了,他從小喜歡音樂。“那時候喜歡趕場子,只要聽說哪兒有集會我便會趕過去,因為那時候的鼓樂表演主要在集會上。”從1998年開始,張西鳴學習鼓樂,從不間斷,逐漸成為鼓樂的行家里手。后來,又開始帶徒弟,經他手帶的徒弟有20多人。西安都城隍廟鼓樂社成員,除了幾名老藝人外,其他的基本都是張西鳴的徒弟。

雖然沒有任何經濟回報,張西鳴帶起徒弟來卻非常認真,從唱譜到打鼓再到韻曲,經常從早到晚忙碌一整天。有一次,為了教徒弟,他專門跑到長安區去,一直到深夜才回家。

68歲的許振東是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他和張西鳴一樣,也是從“票友”到了“專家”的層次。他最初愛聽鼓樂演奏,從1988年開始學習鼓樂,風里雨里參加排練從不間斷。最初他學習的是笙演奏,后來因為一個指頭受傷改學了笛子演奏。“每次演奏鼓樂,就感到心里平靜了,不想雜事了。”許振東說。

聆聽千載古韻

西安鼓樂流傳歷史悠久,2006年被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2009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第三批“人類口頭與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

據張昭介紹,西安鼓樂曲目豐富、內容廣泛、風格多異,曲式結構復雜龐大,在繼承唐、宋音樂的基礎上,歷經元、明、清幾百年的不斷完善與發展,形成了具有完備理論體系的大型鼓樂套曲。20世紀五六十年代,中國音樂家協會、中國音樂研究所的許多專家教授,發現西安鼓樂是迄今為止在我國境內保存最完整的大型民間樂種之一,作為唐宋遺音,它完整地保留了唐宋宮廷音樂的風貌,被譽為“中國音樂的活化石”“中國古代的交響樂”。

2004年擔任陜西省西安鼓樂協會秘書長以來,張昭為西安鼓樂的保護傳承做了很多工作。2005年6月,他自費策劃組織104名鼓樂藝人赴北京參加匯報演出,先后在中央音樂學院、中國藝術研究院、中國音樂學院和海淀劇場演出6場,在北京文化界引起很大轟動,為西安鼓樂申報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人類口頭與非物質遺產奠定了基礎。

“我們每年表演20多場,主要是參加政府惠民文化演出和藝術進校園等活動,絕大部分都是義務演出,但大家毫不計較,追求的是能讓更多人聆聽到我們的千年古韻。”張昭說。

從2005年到2017年,張昭先后率何家營鼓樂社、都城隍廟鼓樂社赴馬來西亞、澳大利亞、韓國、荷蘭等國進行對外交流演出,讓國外觀眾領略了古老中國音樂文化的神奇魅力。

育新蕾保傳承

近年來,張昭不斷推進西安鼓樂進校園活動,帶領鼓樂社在西北大學、長安大學以及西安市鐵一中學、西安市第二十六中學、西安市未央區三星小學、漢陰縣觀音河小學等30余所學校演奏鼓樂。

2004年,張昭在西安市長安區何家營小學開展鼓樂進課堂活動,并在此基礎上組建長安少兒鼓樂藝術團。2007年,長安少兒鼓樂藝術團榮獲全國青少年器樂大賽一等獎。2014年,他與國家級非遺傳承人何忠信合作組建長安二中鼓樂團,先后培養了100多名鼓樂手。2013年他擔任西安都城隍廟鼓樂社社長后,針對鼓樂社人員年齡偏大、后繼乏人的現狀,動員16人加入鼓樂社,精心進行輔導。經過兩年多的辛勤努力,他培養了程建軍、劉銀茹、張保鵬等16位鼓樂傳人。目前,這些人已經成為鼓樂社的中堅力量。

研究生畢業的白明從小學習二胡、琵琶,酷愛傳統音樂。2009年,一個偶然的機會,他觀看了鼓樂演奏,從此癡迷上了鼓樂,加入了鼓樂社。“音樂是文化的載體,通過鼓樂,我們可以傳承優秀的傳統文化。在鼓樂社,先生們教得耐心、認真,我的演奏技藝提升很快。”白明購買了樂器和資料,在家一有空就練習。

今年28歲的崔璇畢業于西安音樂學院竹笛專業,現在在西安都城隍廟鼓樂社演奏笛子。“雖然樂器沒變,但兩者對曲子的處理方法、技巧、感覺不一樣,我努力掌握這兩種演奏方法,使自己的技能得到提升。”崔璇說。

“對于我們來說,既要把鼓樂演奏好,還要把這一傳統文化傳承下去,后者可能更為重要,這也是我們應該承擔的責任。搞鼓樂,沒有任何收入,除了興趣和愛好外,我們為的是肩上的責任。”張昭說。(記者 馬黎 見習記者 劉坤)

?

打 印】【頂 部】【關 閉
星城汇娱乐